导航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台球 > 疫情下的台球室变摆渡点:已收留上百人我会把他们都送回家

疫情下的台球室变摆渡点:已收留上百人我会把他们都送回家

作者:Sports 日期:2022-11-24 分类:台球

  南方都市报面向全网征集抗疫故事,我们期待跟疫情相关的您,提供文字、视频、图片均可,南都随时倾听,为您执笔记录。

  11月13日,仍在外地的董元兵接到鹭江社区居委会的一通电话,毅然决然从外地“逆行”回到海珠,将自己营业不到一年的台球室改为临时安置点。这十天里,他的日子就像被压缩了一般,每天都要应对上百个大小需求。台球室也从原来的临时安置点,扩展为返乡大巴临时上车点、周边志愿者的物资中转站。

  11月13日,是最早解除隔离的一批人回到海珠的日子。那一天,鹭江社区居委会突然联系到我,期望借用我的台球室作为临时安置点。其实当时我在佛山,受疫情防控措施影响,10月23日我就暂停了门店营业,收到居委会的消息后,我决定从外地赶回来。

  我是军人出身,在部队生活了7年,也是一名湖北人,遇到这事,想尽自己的一份力。11月13日,我刚回到广州,就从家里带上七八件短袖赶回了店里。台球店是今年开业的,共有1个台球大厅,22个包房;大厅共有4个公共卫生间,包房则是独立卫生间。经过改造后,大厅里,台球桌之间间隔摆放着数十张折叠床。包房中,麻将桌被移至角落,摆放上三四个折叠床。卫生间内,我还放置了一些“热得快”和水桶,方便有需求的人盥洗。

  第一天,桌球店内共安置了首批80个人,刚开始由鹭江居委会提供被子、折叠床,我提供口罩、消毒用品、饮用水等物资。受疫情防控措施影响,海珠区的餐饮门店几乎都关了,只有一些便利店还开着,安置点内人员的一日三餐成了问题。后来,我跟居委会协商,期望各出一半的钱为安置点内的人安排盒饭。居委答应了,但之后也没找我要钱。

  由于员工的住处大多受到临时管控,店里只剩下我一个人。刚开始的一两天事情太多,很忙乱,人手非常紧缺。我在安置的人中征召了三四个志愿者,将他们组织起来,有的负责打扫卫生,有的负责分发盒饭、安排大家分批间隔就餐,有的负责维持核酸检测秩序、检查核酸检测记录。

  为了保证安全,安置点内大家都是在楼道分批吃饭,一批人吃完饭之后,经过消毒后再安排下一批。为了避免安置点内人员外出检测核酸无意间感染,我还和居委会商议,每日安排两三个工作人员上门检测,不论多晚我们都可以等。

  后来,我的台球室成为安置点的消息,通过社交媒体平台传播了出去,找上门的人也越来越多。自11月13日以来,我几乎每天都要接收上百个电话、信息。安置点内接收的人也越来越多,现在已有130多人。

  突发情况也不时发生。11月15日,有一些人健康码突然变红。得知这一消息后,我按照街道工作人员的指引,将他们安置在角落的房间,用板子把他们所住的区域与其他人员隔离开来。每个房间都摆上一部电话,到了饭点,就把饭放在门口,让他们自己拿进去吃。

  其实精神上的恐惧才是最可怕的,我一直以来都在引导他们,要注意防护,保持良好的心态。大厅禁止抽烟,时时刻刻戴上口罩。大厅和各个房间都备了很多酒精,差不多两个人可以共用一瓶。他们的情绪基本上都比较平稳。刚开始几天,我还会播放一些电影,后来考虑到让大家保持安全距离,就没有再打开投影仪了。我时常跟曾经的阳性感染者聊天,了解他们的症状或是在方舱中的情况什么是台球,其实大多数人都是无症状感染者。

  日常,居委会会派人过来进行消毒,他们给我们安排了大型的消毒设备,进行了消杀培训。每天早晚我们也会对环境进行定期消毒。

  考虑到安全问题,发现红码人员之后的一段时间里,我暂时不准备接收外来人员,想等情况稳定后,再重新开始接收。但这一原则在18日凌晨被打破了。那一天,有两个孕妇带着两个小孩出现在了台球店门口,其中一个孕妇已有37周身孕。见到他们时,旁边的小孩正在哭,我不忍心拒绝,就把自己的办公室让了出来,拿着纸板和被子在走廊上休息了几个小时。

  现在台球室内一共有三个孕妇,有一些很快就要临产,我也通过街道联系了医院,提前做好准备。

  随着疫情防控措施实施的时间越来越长,有不少人产生了提前返乡的想法,每天我都会统计符合条件的人员,提前一天跟街道申请,第二天联系返乡大巴,确定好发车时间,通知大家上车返乡。大巴一般从康乐牌坊出发,路过海珠万达时停靠。很多仍在外面漂泊的人也想要返乡,但是他们没有渠道,有一些联系到我,我也会尽量帮他们处理,但主要还是以台球室内安置人员为主。

  随着媒体的曝光,台球室不仅变成了返乡大巴临时上车点,也成了周边志愿者的物资中转站。不少好心人送来物资,每天光接物资都要十多趟,上下楼派送物资,要用小板车拉五六次。我也加了很多志愿者群,他们时常在街上调研需求,需要什么都会在群里面发消息,有时我会提前给他们备好,让他们过来拿;如果实在不方便过来,就安排人送过去。

  从我开始做台球室安置点之后,每天都有上百个电话不停地打来。身体很奇怪,想的事情越多,就越吃不下饭。现在我每天就吃得下一个盒饭,瘦了七八斤。一天到晚充电宝都要用上五六个,但是还有很多信息回复不过来。

  到了晚上六七点,吃完饭后,我有时会带一个志愿者,搬几箱自热火锅、面包、水,到路边派发,看看有没有急需帮助的特殊人群。

  这十天,日子像被压缩了,每天都在应对上百个大小需求。等本轮疫情结束之后,我的愿望跟大家一样:回家。我已经提前通知员工了,台球店明年再恢复营业。

  不管有没有人支持或继续参与,我都会把这个事情做到最后,把住在台球馆里的人都送回家。

猜你还喜欢

本文暂时没有评论,来添加一个吧(●'◡'●)

欢迎 发表评论: